数字化上班幻灭记

来源:2021-09-14 14:50:09

以前传个信息,不是得把马累死,就是得烧出很多狼烟——动物保护者和环境保护者不会喜欢那个年代。那是因为信息在最大程度上要依附于实体,特别是人,传个信,一定得人到。现在凡是能为二进制说明的东西,都可以在网络上狂奔,人则木鸡一般呆坐在电脑前。

我在1998年初攒了一台机上网,那时在一个媒体混,一个月写10篇评论才能挣到工资和奖金,少了就扣钱,我当然不会说累,可是也够狼奔豕突了,一门心思写些向上向善的调调,隔两三天就得喊一嗓子,那种滋味很奇怪。我有个朋友一周要画四组搞笑的漫画,最后得了抑郁症跳楼自尽。这好像是说,什么品位搞多了,都会走向反面。

一台上网的电脑舒缓了这种紧张情绪,我觉得跑动的节奏慢下来了,每天省下的东西计有:摩丝一两、领带一条、西装一套、锃亮皮鞋一双、写着“记者”两字的脸孔一张、与同事呕气三次、PMP(拍马屁)十次或者PMPMP(拼命拍马屁)五次,最重要的是省下了来回路程的时间近三个小时。每个星期只要去一两次开会听精神。我那时想:自己掏钱给公家干活,也挺好的。这种想法的背景是我那年没几个钱,所以,境界还是蛮高的。

好日子没过多久,领导就找我谈话了,首先肯定,然后一针见血地指出:我们见不到人,怎么管理?大家都来,你不来,岂不是会失衡?还是可以在家写嘛,带着软盘来上班——好的主意!我一听就哭了起来。我那时还是个直肠子驴,边哭边叫唤:不是说量化管理吗?我任务完成了为什么还要来戳木头?幸好领导肚量十分宽,谦谦君子,不然就要结下梁子,后患无穷了。

我短暂的幸福日子结束了,数字化上班的温柔乡幻灭,重新实体上班了,有时包里装着软盘——总算沾了数字化的边。同时为自已的幼稚胡乱花了钱而肉痛不已。

冶炼业的发明,搞把匕首不是难事,人类也没有说进入一个勇敢者的年代,优秀的刺客永远是珍稀动物,再怎么样的利器,要有一颗勇敢的心才能舞动。同理,有了电脑和网络的人,也不能说他就进入了数字化年代,得有一适应数字化的机制才行,机制是文化的一种,花钱买不到。这道理我原来懂,怎么就忘了呢?(完)


聚合氯化铝 http://www.bjguonuo.com/productDetail.asp?id=4
大宝资讯网